用户4161786939

[海贼王]<黑胡子x艾斯>脑洞集慎入

我受不了了!!!会被这个邪教CP拉入坑、都怪p站的老司机QAQ

<黑胡子蒂奇x火拳艾斯>该怎么称呼??

黑艾?还是BBA??反正这圈子冷到我都在发抖_(:з」∠)_

哭哭又被强迫的艾斯哥哥真的超级可爱~

让人整个都兴奋了起来(意味不明)

 

以下放<黑胡子x火拳艾斯>的梗

求哪个大触可以实现我猥琐的脑洞~!!

不论是段子、还是图都可以啊!!

2017.9.3

--------------------------

尾田大大设定

 

黑胡子-马歇尔·D·蒂奇(Marshall. D. Teach) ,顶上战争篇时、40岁

火拳-波特卡斯·D·艾斯 ”本名:哥尔·D·艾斯”(Ace)-顶上战争篇时、20岁

根据目前海贼王的设定,黑胡子体质异于常人、所以能够拥有两个恶魔果实

(即:黑暗果实与震震果实)的能力

 

因此顺延这个设定套用在『黑艾』这个CP

黑胡子-马歇尔·D·蒂奇,隐匿在暗处的野心家

不为人知的秘密就在于、拥有『两颗心脏』(=身体时间的流动不同)

 

重点来了!!!

脑洞--#1 

按照『两颗心脏』的设定、等于黑胡子的寿命是他人的两倍

而黑胡子跟艾斯哥哥的岁数刚刚好差一倍(40岁v.s 20岁)

这就代表黑胡子正值青年、生理状态也是跟艾斯哥哥同调,

妥妥地能给艾斯哥哥『性~福』阿!! 

不论是酱酱、还是酿酿的PLAY,蒂奇保证都有足够精力达成~(点赞

绝对不用担心蒂奇被哥哥榨干XD

 

再加上,艾斯哥哥在『需要』与『被需要』中、绝对是倾向于后者!

所以,哥哥的设定萌点:其本身的价值观很容易变成寻觅他人的认同,极度渴望他人肯定下,就被老奸巨猾的蒂奇给叼回家


---

超新星的黑桃海贼团的船长(別称:黑桃之花)-火拳艾斯,年轻气盛的他在挑战四皇的白胡子后、不敌。最终,被惜才的白胡子老爹收入麾下。

这期间,对艾斯一见钟情的马歇尔·D·蒂奇处心积虑的摸透其性格。进一步诱导老爹(白胡子)对艾斯的安排,让他空降成为跟自己同一番队的第二队队长,再利用资深前辈的身分帮助艾斯收服不服气的队员们,成功把他的好感度刷到『崇敬』。


蒂奇更巧妙地让艾斯从白胡子海贼团的第一队队长“不死鸟”马尔科的口中知道:蒂奇他自己的特异点,成功让艾斯哥哥知道他们的境遇相同、都是不被世人所接受,不论是恶魔之子(艾斯)、还是身体特殊的异种(马歇尔·D·蒂奇),『他们都是一样的』、一石二鸟的打击潜在情敌-马尔科,也顺利在艾斯心中占有特殊的地位。

 


---------

尾田大大设定之二

黑胡子大约18岁左右时加入白胡子海贼团

 

重点又来了!!!

脑洞--#2

IF~~黑胡子蒂奇18岁时已身负黑暗果实的能力

蒂奇成功抱得美人归后,艾斯秉持着相恋的两人不应该有所隐瞒、这样恋爱才会长久,期期艾艾的把身世告诉蒂奇。虽然经历过海贼王哥尔·D·罗杰黄金时期的蒂奇早就猜测到其身世,再加上白胡子的保护更加验证自己的猜想,甚至也曾暗搓搓往风车镇探查。但是,这更加警醒蒂奇一件事,就是政府对于海贼王唯一子嗣的艾斯会有多忌惮。

 

此时,蒂奇深刻的了解:白胡子已经衰老不堪,按照海军步步逼近的速度,恐怕再也护不住艾斯。因此,蒂奇开始谋算、如何挣脱世界政府的桎梏,携手艾斯一起成为新时代的掌舵人。

 

又一次白胡子海贼团的出征中,艾斯为保护第二队的队员们而受伤。蒂奇怒而把第二队所有的兔崽子教训一遍,他在留下给艾斯的生命卡后、离开。(爆打名单包括:特别爱调戏自家小王牌的第四队队长萨奇)

 

马歇尔·D·蒂奇顺利创立了『黑胡子海贼团』,取自于艾斯本身曾经命名的『黑桃』海贼团与自己待了二十多年的『白胡子』海贼团。(黑”桃”+”白”胡子海贼团)

 

<撷取一段来自原作的片段进行艺术加工>

蒂奇,你的资历比我还老吧

(这样屈居我这个新人之下…可以吗?)

贼哈哈哈...没关系,我没这个野心

(我的野心就是建立能让你安心歇息的港湾)

(我的抱负会以我们两人的称号实现)

(这样别人一提到我蒂奇,也会想到你)

一切就交给艾斯队长你吧

(我会拥有足够筹码来保护你的)

 

~~~~~~~~~~~~~~黑胡子爆打完兔崽子们后~~~~~~~~~~~~~

什么蒂奇叛逃了

(不可能…)

闭嘴他可是我的部下

(我要把他找回来)

如果放过他受伤的人如何交代

(又有谁能向我交代…)

而且老爹的名誉被蒙羞我怎么能置之不理

(一定要把他带回来)

我要去做个了断

 


----------------

尾田大大设定之三

<来自百度百科>每一个活在世上的“D”之一族的人,无不是厉害的人物,是令全世界都不敢小看的种族,更是被称为“神的天敌”。

 

重点又又来了!!!

脑洞--#3

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沿用到D之血脉上,可以称作:强运者胜

(=即黑胡子攻/艾斯受,反攻不能~XD)

D可以代表很多东西,用在<黑胡子蒂奇x火拳艾斯>这对上、我想大概就是


-----

“You are my desire欲望,”

一手牢牢地压制身下人的肩膀、另一手不容质疑扣住其双手强硬地拉过头顶

“dream(梦想),”

带着庞大压迫感的身影俯身、濡润的舌尖轻轻地舔舐过他纤细的侧颈

“and destiny命运.”

即使世界使你绝望(Despair)、抑或是想要毁灭(Destruct)你,我绝对不会让死亡(Death)降临在你身上! 


-------

尾田大大设定之四

加亚岛(魔谷镇)盛产樱桃派(空岛篇)

 

重点又又又来了!!!


脑洞--#4

脱离白胡子海贼团的黑胡子-蒂奇,盘算着交给世界政府的筹码同时,恰巧在这座盛产樱桃派的岛屿上遇见爱人的弟弟-路飞(气运之子),忍不住指点(搭讪)一番


!!<脑洞大爆炸>!! 黑胡子-蒂奇为了加入七武海,

抓到革命军的第二把交椅-萨博

而巴索罗米·熊为了革命军(萨博)跟世界政府交易因,而丧失完全的自我


--------

<又一段撷取自原作的片段进行艺术加工>

人的梦想是不会结束的

(没错!我的梦想就是找到<One piece>、成为海贼王、再把前*海贼王的儿子娶回家)

 

-----------

尾田大大设定之五

艾斯跟黑胡子决战于巴纳洛岛

 

重点又又又又来了!!!

 

脑洞--#5

<又到艺术加工的时间XD>

艾斯你跟我一起夺得世界的霸权

我可是想好飞黄腾达的计划了

 

 我绝对不想让我的人生感到后悔

(所以我不想背叛给予我安身立命之地的老爹)

笨蛋懂了吗


艾斯轻压帽沿,伸手一挥『十字火』就堪堪地擦过蒂奇的肩膀。

但是,命运最终还是让一切回归虚无的黑暗引力捕捉住了艾斯

蒂奇将脱力、软倒在地的艾斯用力地搂住。

手臂逐渐收紧、彷佛抱住整个世界,蒂奇头一低轻轻亲吻艾斯的发旋

是生是死都是交由上天来决定害怕的人就是输家

(让胜利的天秤倾向我们)

为了每个我们接下来活着的瞬间

 

END之脑洞

蒂奇在老爹临终之前,进行了最终一战。激烈的战斗结束后,白胡子安心地把艾斯跟白胡子团托付给黑胡子海贼团(=震震果实get)

黑胡子海贼团借用七武海的权势,周旋在各大势力中、最终稳固身为新一任四皇的位置。


[永夜君王]來崩壞魏破天吧~

"小夜..小夜"

魏某人帶著彷彿實體化的一條狗尾巴,汪汪的撲上去抱住千夜的腰


"對不起..." 在你困難的時候不在身邊

犬化的魏破天大狗狗緊緊地趴住千夜,像是要揉進血肉般用力


"對不起..."我什麼都沒幫到忙

魏狗狗失落的耳朵的垂下,尾巴靈活的綑在小千夜的手腕上


"你回來了..."真是太好了


魏狗狗一使勁的壓倒千夜在地,對著千夜的唇,就是舔舔舔

------------------------

請叫我OOC專業戶~~求同萌者一起擼ORZ

拜託...

[永夜君王]林帥OOC段子

同為帝國雙星的张伯谦狠狠怒斥瘋魔的同僚

"林熙堂!你這算什麼樣子!"


平靜無波的偽裝被粉碎


銀髮四散宛若癲狂


"只要千夜...跟隨我" 誰也不能搶走他


"為了...那孩子" 他是我的


"我就會撐起這整個帝國" 我把這整個帝國獻給他


我最愛的....


                  千夜

----------------------------

我愛小千夜,請自動帶入林帥=霸道總裁款(茶)

求永夜基王同好一起擼QAQ

超愛修羅場的設定(张伯谦>>>林帥>>>千夜)

[永夜君王]改寫段子

這裡是永夜大陸,一年四季始終被黑暗所壟罩、被神明所遺棄之地。

 

無盡灰暗中,一輪血紅色的圓月始終佔據天空、光暈詭異地擴散著,依附空氣中的灰塵傾瀉而下,在這片起伏而崎嶇的大地上蔓延。宛若活物般蠕動,就像久病未治的創傷上爬滿血蛭,無藥可救。

 

在下方數百米的大地上,赫然是一個極為廣大的飛艇墳場!

 

垃圾場最外緣處,有一個約七八歲的瘦小男孩,也在努力翻找。小臉黑乎乎的根本看不出本來面目,身上的衣服原本應該是一件成人的襯衣,但早已破得不成樣子,根本就是用布條纏在身上的幾片大點的破布。 


  他用雙手使勁扒著冰冷的垃圾,小手上全是割破的傷口,許多傷口還在潰爛。可是他好像感覺不到疼痛,拚命扒著眼前大堆分辨不出形狀的垃圾。

 

即使活得連野獸都不如,也要掙扎著活下去。就是這股生存的渴望讓小男孩不肯放棄,不斷翻著垃圾,身上許多傷口也因為過於用力而再次裂開、滲出血水。可是他卻渾然不覺。
  
    好不容易垃圾中滾出一個油紙包,一下牢牢吸引住了小男孩的全部目光。他忽然以野貓般的敏捷撲了上去,因為紙包上竟然滲著油花!連找到安全的地方他都等不及,他小心翼翼地拿出油紙包、屏住呼吸,帶著朝聖般的神情,緩緩打開。
  
  紙包裡居然是一個面包!一個僅僅咬了一口的面包!
  
  小男孩看到它的第一眼,就知道這個東西叫面包。他在垃圾場上從未見過這麼完整的食物,但是卻完全想不起來是在什麼地方、什麼時候知道面包這種東西的。
  
  湊得近些,可以聞到淡淡的屬於穀物的氣味,小男孩只覺得全身的傷疼都已不翼而飛。他小心翼翼地捧著這塊面包,難以置信自己竟然能夠找到這樣的寶藏。飢腸轆轆的胃叫囂著吃掉珍稀的食物。
   
 可是他的手忽然停在半空。
  
 就在鐵桶外,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小女孩。

 

  
  她才四五歲的樣子,小臉上黑一道灰一道的,完全淹沒了本來膚色,但是輪廓分明的線條卻勾勒出了一個未來絕色少女的雛形。而她那雙閃亮的大眼睛異常的美麗,神采流轉,直勾勾地死盯著小男孩手中的面包,再也挪不開。
  
  見狀,小男孩騰的一聲坐起身,左手暗地裡悄悄抓住磨尖的鐵棒、警戒著。這就是生活在垃圾場裡人的本能,當食物被另一個人看到後,往往意味著你死我活的廝殺。
  
  但是小女孩沒有逃,不知道是不是年齡尚幼、還不知道垃圾場中信奉的是叢林法則,她兩隻眼睛彷彿黏在面包上一般、一動都不動,眼中流露出渾然的渴望。
  
  小男孩不由自主的慢慢放下鐵棍,他猶豫著,許久才下定決心把面包撕成兩半,然後把其中半個遞向小女孩。
  
  小女孩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一手牢牢抓著面包,用力擦了擦自己的眼睛,這才確認不是在做夢。下一秒,她拚命把面包往嘴裡塞去,半個比她拳頭還大一圈的圓面包居然幾下就消失在那張小小的嘴裡,或許還沒有超過三秒!吃光面包,舔乾淨雙手上的殘渣後,她才抬起頭仔細地看了看小男孩,一句話也不說就飛一樣地跑掉了。
  
  小男孩此刻心中不知道是什麼感覺,更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樣做,只能頹然坐下。或許是小女孩觸動了他心底深處的某個情緒?
  
  但是,情緒又是什麼奇怪的東西?小男孩靠在桶壁上,小心翼翼地撕下指甲蓋大小的一片面包,放進嘴裡,沒有馬上下嚥,只是含著,用舌尖感受穀物的清香。
  
  就在這時,從他的小窩外忽然傳來一個稚嫩的小女孩聲音:「他手上有好吃的!你們答應了要分我一半的!」
  
男孩的心一下子沉到谷底,他看到,外面站了好幾個大孩子。

 

毫無懸念地,小男孩像破布袋一樣被踹倒在地、一眾大孩子圍著他拳打腳踢,每一下都出了全力,他就像皮球似的被打得滾來滾去,就像天生暗啞般、始終一句話也不說,連呻吟都沒有一聲,就那樣沉默地忍受著毒打。


    在要出人命之前,年紀稍大點的領頭終於制止住手下們的動作,他走前進一步,想要繼續拷問剩下食物的下落。領頭敏銳地察覺到地上的小男孩嘴動了動,好像在說什麼,但卻沒聽清楚。於是,他不由自主地彎腰湊向小男孩,想要聽聽看小男孩說的是什麼?下一秒,小男孩的一記右拳突然飛起,狠狠砸在領頭的臉上!
  

伴隨著尖銳慘叫,領頭猛地摀住臉、手指縫隙間隱約可以見到他的臉上鮮血淋漓,踉蹌向後退去。原來是小男孩在挨打時悄悄藏了一塊金屬片,揮拳時鋒銳的邊緣從指縫中突出,狠狠劃開了大孩子的臉。

 

領頭嘶吼著讓手下們哄擁而上、勢必要給小男孩一點顏色瞧瞧。雖然小男孩已經拚死命地反擊,可惜寡不敵眾,落敗也是在所難免。小男孩只能再次咬緊了牙關、死死護住要害,既沒有求饒,也不曾呻吟。

 

好不容易,大孩子們又打得累了、手上的動作就緩了下來。那個受傷的領頭卻不甘心,一把抓著小男孩的頭髮,硬生生地把他從地上提起。猙獰著一張臉剛想說什麼,卻沒想到小男孩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氣,忽然躍起,一個鐵頭功撞在領頭受傷的臉上,使得領頭的鼻子頓時間竟是塌了下去。他捂著臉慘叫,其餘的大孩子們看著小男孩,居然有了些發自心底的畏懼。那樣的傷,他們自認也撐不住,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力量支持著小男孩站著,站在他們面前!

   這是一個無比倔強的孩子,就是死,也要站著死。

反倒是一旁的小女孩臉上露出成熟到可怕的沉思,她想到如果小男孩說出另外半塊面包給了她,那麼她多半也會被當場打死,表情便肉眼可見地瞬間陰沉下去,眼底淨是晦暗、再也找不出剛見面時那股靈動的神情,或許那股神采也只是為了生存的偽裝吧!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小女孩吃力地搬著一塊對她來說相當巨大的石頭,擠了上來。

  大孩子們都吃驚地看著她帶著難以言喻的瘋狂,搖晃著把石頭高高舉過頭頂,然後用力向小男孩頭上砸下!砰的一聲,小男孩終於不動了,一灘鮮血在他腦袋下出現,然後迅速擴大。小女孩又吃力地抱了起另一塊石頭,小小的身影蹣跚著走向小男孩,手上沾染的血液流淌到石頭、染血的石頭又把血漬蹭到了小女孩身上、臉上。

周圍一片倒吸冷氣的聲音,大孩子們下意識地挪了兩步、心生寒意,遠離小女孩。她看似手無縛雞之力卻也是個心狠手辣的角色。

 



  就在這時,垃圾場中忽然掠過一陣微風,捲起了一些紙片碎屑。本就頗涼的氣溫瞬間跌落零度。

 

這代表整個垃圾場被無形的力場覆蓋住。如果從高空中俯視,便可以看到遼闊的飛艇墳場上有許多光點閃耀,恍如星河墜落大地。


孩童們愕然看著自己的雙手,不知何時開始散發出淡淡光芒,在夜幕下顯得格外醒目。不光是雙手,就連他們整個人都在發光,而在他們身體內出現了一種神秘的新力量。

突如其現的異狀並沒有停下小女孩,原本堪堪稱作姣美的面容扭曲著,她身上飄著米粒似光芒,彷彿給予力氣般加重手下的力道,試圖完完全全地砸爛小男孩的腦袋!旁觀的大孩子心驚膽戰的看著,有的感覺到不太舒服,目光偏向一旁,下意識地不願再看。

  這時,小男孩身上也綻放出璀璨光芒,紅色光柱牢牢地護住他、無形的力量彈開石頭,而餘下的萬丈紅芒直衝雲霄!在光柱周圍,還有數道光環顯現,沿著玄奧軌跡運動。

  在夜空中,巨大緋色圓月的下半部,正有一艘數十米長的浮舟從空中滑過,此刻浮舟內便是乘坐著力場的主人。

 

一個滿頭銀發的男人正站在窗邊,俯視著下方的飛艇墳場。透過舷窗,可以看到這片佔地近百平方公里的巨大飛艇墳場中處處閃動著微弱光芒,恍若點點星火。


  銀發男人站在那裡,自然而然的鋒芒畢露,就像一柄出鞘利劍。


  他的面容並不蒼老,應該正值壯年,目光深邃清澈,下巴揚起一個堅毅而優雅的弧度。一身立領黑色制服,是帝國軍服的標準樣式,但沒有軍銜標記。只有兩排銀質鈕子,以及鈕子上面的長劍烈火圖案凸顯了他身份非同尋常。

 

「你看下方點點星火,就是我帝國傳承之光,亦是人族的未來希望。想我林氏先祖當年也是從這樣的地方起步,百年來斬殺無數黑暗種族,建功立勳,從遺棄之地的最底層直到封官拜爵。至我林熙棠這一代,蒙陛下信任,將重任交到我手中,自當為帝國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林熙棠向著一旁年近五旬、生得方頭大耳,身材發福、面容和善的中年人說道。只見他此刻正死盯著面前的棋盤,手中一顆最上等暖玉製成的白子無論如何也落不下去。

盤面上的棋局已經快到收官階段,白棋一條大龍正在苦苦掙扎求活。

 

思考良久,終於長嘆一聲,把白子投入棋盤,就此認輸。

「那又怎樣?有潛質的人多了去了。熙棠兄專程跑到這個見鬼的地方來找我,然後不直接回帝都,卻繞到這裡來兜了個大圈子,不會就是讓我來見識一下你大衍天機訣的造詣吧?」中年人不以為然地說

 


  

只見林熙棠淡笑不語,中年人不由得微微發怒,指著舷窗外,中年人聲音稍稍提高

 

「你看到的是繁星點點,我看到的卻是生靈塗炭!當年要不是帝國放棄了永夜大陸,這裡又怎麼會變成遺棄之地?你看看,就這種倒霉地方,會出現什麼真正有資質的人?要是有,那還真是見他/媽的鬼了!」

  但就在他手指的方向上,突然出現一根通天的紅色光柱!

  光柱無比醒目,連鋪滿天地的血月光華都要被其吞噬殆盡。

中年人頓時目瞪口呆,喃喃地說:「這這......這難道還真是見鬼了?」


林熙棠抿著嘴、繃緊一張臉,似乎聯想到某些事情,不等飛舟轉向。隨著尾音落下,他早早出了艙室,一步跨出飛舟、直接從數百米高空躍落。
  

「過去看看!」

  飛舟上十餘個全副武裝的衛隊衛士也跟著躍下,緊隨林熙棠而去。中年人則是恨恨地拍了下窗櫺,最終還是跟了過去。

   小男孩迷迷糊糊的,一聲呻吟,翻了個身。

 

在他身邊,忽然出現一雙麂皮厚底軍靴。軍靴並未真正落地,而是浮在離地數公分的空中,一道無形力場悄然擴散,把所有塵埃、泥土和垃圾都遠遠推開。

  小女孩駭然停步,看著不知何時出現的銀發男人。她睜大無辜的眼睛,露出一幅天真無害的表情,緊張地滿手心的汗浸濕石塊、她也就順勢將手中的石塊扔下。

 

銀發男人雙眼徹底的靜若止水,清澈的似乎能夠倒映出世間萬象,卻唯獨沒有本物、更何況瞥向她。

  林熙棠皺眉看著小男孩身上的纍纍傷痕,有幾處地方怕已經波及內臟,傷勢比預想的還要重。他伸手摟住小男孩,兩人之間出現一片光霧,裡面灑落點點青色雨滴,落在小男孩身上,融入肌膚。這些青色雨滴含有龐大原力,讓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癒合。


  小男孩輕輕地哼一聲,讓林熙棠身上凝固的氣勢慢慢緩和下來,他垂頭望著小男孩、眼底滿滿是旁人所看不見的柔軟。小男孩恢復意識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銀發男人那張威嚴堅毅的臉。

  他一時沒有弄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但本能得不願脆弱地躺在地上,於是掙紮的脫離林熙棠懷抱。他向左右一望,又看到了那些大孩子,立刻想起前事,臉色頓時大變。

  林熙棠順著小男孩的目光望去,看到了周圍的大孩子,和地上殘留的新鮮油紙包裝,已經明白小男孩為什麼會傷成這個樣子。這在垃圾場裡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了。

  

 

「過來,把手給我。你叫什麼名字?」


林熙棠微微斂目把情感牢牢地壓制回去,然後俯下身,向小男孩伸出了手,溫和地說


  小男孩卻有些畏縮,好不容易才鼓足勇氣,輕聲說

 

「千......千夜。」

 

但是他的小手伸到一半,卻不敢再往前遞了。因為那隻小手髒兮兮的,上面全是泥污。雖然傷口在光雨滋養下已經不再流血,但是血泥和污漬都還在。與銀髮男子對比起來,長期處於負面環境的小千夜退縮了。即使在他的眼中,那隻攤放在面前的大手,就是此刻世界上惟一能夠感覺到溫暖的地方。

  林熙棠噙著笑意、微彎著腰,伸出手耐心地等待回應。

 

「沒關係的,把手給我。」

  在他清澈平靜的目光下,千夜終於有了勇氣,把手放進那隻溫暖、乾燥、有力的大手中,林熙棠手上以不容質疑的力道回握住小千夜的手,他摸著還不到他一半大小的小手,閉上眼睛,默默感知著。

  林熙棠就像確認了什麼似的,猛然地張開了雙眼。憤怒在他臉上一閃而過,他伸手撩開小男孩上身的布片,頓時目光凝住。

  在千夜瘦得顯出肋骨的胸膛上,有一道巨大傷疤,從心房下半寸直開到肚臍。只看這醜陋突起的痕跡,就知道這裡原本是一道開膛破腹的恐怖傷口!

  可是千夜才多大?他又是怎麼活下來的?

  怔了一刻,林熙棠鬆開手說道

 

「拓海兄,你精通醫道,來幫我看看。」

  中年人,也就是顧拓海一言不發,來到千夜身前,顧不得骯髒,伸手在他全身上下摸了一遍。他一雙大手所到之處,都似有根根燒紅的鋼針刺入身體。可是千夜咬緊了牙,硬是一聲都沒有吭。

  顧拓海眼中閃過驚訝,讚美道

 

「這麼小的年紀居然就這麼有種,有點意思!」

  他站了起來,對林熙棠說

 

「這孩子原本確實是一等天資,但是這裡傷得太狠,直接毀了根本。不僅於此,我還懷疑,這孩子體內原本可能有一塊原力結晶。」

林熙棠心中似乎有所定論!他微微眯了眯眼睛,語氣森然道

 

「你是說......」原力掠奪

  顧拓海凝重地說

 

「不,我只是猜測。你也知道,那種事是大忌諱。不過他這傷已經有好幾年了,受傷的時候應該還不到三歲。至於現在,你也看到了,他的根基受到重創,修煉天資就算比這裡的人都強,但也不再是一等天賦了。」

  千夜舊傷如此沉重,還能夠激發出紅色原能柱,意味著原本天資之強甚至可能達到超等。然而現在,綜合他的身體情況,列為四等也只是勉強而已。

  這種只比普通人略強的天賦,對他們兩個帝國軍方的大人物來說根本毫無價值。況且千夜身上的巨創已留下隱患,是否能挺過嚴酷的修煉也未可知。

  顧拓海無比惋惜地嘆了口氣。

  林熙棠看著小小的千夜,後者仰頭回望他,或許掌心中那絲溫暖尚未完全消散,小男孩的眼中有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依賴。

  林熙棠心中輕輕一動,緩緩地說

 

「能夠在這裡遇到,也算是緣分。這樣吧,我帶你離開,至於去哪裡,你自己來選。」

  他拿出幾塊光潔的玉牌,伸手一抹,玉牌向上一面就有了字跡。他把有字的一面朝下放在手裡,然後遞向千夜。

  千夜猶豫了一下,抽出中間一塊玉牌,翻過來,上面有兩個字,但他不認識。

  顧拓海見了,只是嘆了口氣,然後又搖了搖頭。

  林熙棠輕輕唸給千夜聽,

 

「黃泉。」

 

然後從他手中拿回玉牌,伸手摸了摸他的頭,問

 

「你姓什麼?」

  「我......沒有姓。我叫千夜。」

  林熙棠點點頭,溫和地說

 

「好,如果以後你從那個地方活著回來,就可以用我的姓,林!」

  千夜並不明白林熙棠在說什麼,只是懵懂地聽著。

  林熙棠也不需要他現在明白,手上一使勁便把小千夜整個抱起,轉頭吩咐道

 

「準備洗澡水、弄身衣服。等會我幫他治傷完,就把吃的擺上來。」

  吩咐完,林熙棠就抱著小千夜緩緩升起,逐漸加速,帶著千夜飛向懸停在空中的輕舟。

  飛舟徐徐轉向,拉高,沒入血月的光華,漸漸消失在天際。

  至於這座垃圾場,甚至是那早熟的小女孩,就這樣被遺忘,一如這片被遺棄的大陸。

 

------------------------------

作者就是放蕩不羈愛ALL千夜,現在就要下毒手去玷汙林帥XD

希望各位愛永夜基王的趕快冒泡阿阿啊!